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www.789140.com >

网易云音乐赴港IPO成本高企难题待解

发布日期:2021-09-14 07:22   来源:未知   阅读:

  网易“官宣”分拆网易云音乐上市的线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港交所官网获悉,CloudVillage(运营实体为“网易云音乐”)已递交了招股书,正式向上市发起冲刺,中金公司、美国银行及瑞士信贷担任其上市的联合保荐人,发行价和募资额目前尚未披露。

  此前,有消息称,公司最高发行价定为330港元,计划募资70.36亿港元。

  5月27日下午,记者就上述细节问题再度联系网易云音乐方面,公司相关负责人并未给予记者明确回复,仅表示“目前以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为准”。

  公开信息显示,网易云音乐系一款专注于发现与分享的音乐产品,依托专业音乐人、DJ、好友推荐及社交功能,为用户打造全新的音乐生活。

  起初,网易云音乐推出原因是,其他音乐平台大多是按照人气热度推荐排列,无法满足小众音乐口味。而在初期,网易云音乐恰是抓住了这部分用户,与众多小众歌手合作。

  经过多年的发展,在中国年轻一代的音乐爱好者中,网易云音乐已是一个被认可和欣赏的文化符号。根据相关资料,公司系中国1990年或以后出生人群中最受欢迎的在线音乐平台,而该快速增长的年龄段群体占在线%。

  记者从天眼查获悉,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获得了7.5亿元的A轮融资,由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下称“SMG”)战略领投,芒果文创(上海)股权投资基金(下称“芒果文创”)、中金佳泰基金参投。此轮融资后,网易云音乐估值或达80亿元。

  2018年,百度、泛大西洋、博裕资本以及BAI资本等众多投资方对网易云音乐开展了B轮融资,本轮融资金额超过6亿美元;2019年9月,阿里巴巴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B+轮7亿美元的融资,同样参与本次融资的还有投资机构云锋基金。

  早前就有消息表示,“网易云音乐正在积极寻求赴港上市,很有可能在2022年完成”。如今看来,若此次消息属实,其上市的脚步将比原定计划又快了一步。

  据媒体报道,网易云音乐内部也出现了调整,其中原网易云音乐市场副总裁李茵已经于2021年2月离职,原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被“内部降级”,而目前担任网易云音乐实质CEO工作的不是其他人,正是网易的CEO丁磊。

  早在两年前,丁磊就曾公开表示,未来将会将流媒体音乐服务独立出来,并计划将网易云音乐也独立上市,但彼时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表。市场人士认为,此次丁磊的亲自“挂帅”,或也是公司加速IPO冲刺的一个重要举措。

  对于分拆网易云音乐上市的决定,网易表示,“网易云音乐业务的快速扩张或将吸引来专注于寻求音乐流媒体业务方面高增长机会的投资者群体,赴港上市可以提升其自身形象以及融资能力;分拆后网易也可以更专注于自身集团业务”。

  需要指出的是,在分拆之前,网易云音乐属于网易“创新业务及其他收入”业务,此项业务还包括了网易CC直播及严选电商业务。至于亲自“上阵”的网易CEO丁磊,记者注意到,其目前负责网易云音乐的整体执行、业务方向及整体管理等工作,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招股书显示,公司采取了“AB股”的股权架构。本次发行前,网易持有网易云音乐1.2亿的B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62.46%,其中B类普通股每股股份享有10票表决权);发行后,网易拥有的投票权或不低于50%,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除了“老东家”网易,公司此前融资引入的多位股东的持股比例也在招股书中有所披露。

  据悉,阿里巴巴控制下的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目前持有2063.4万股(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10.81%),系网易云音乐最大的外部股东;云锋基金通过NovelEntertainmentLimited间接持股5.14%,另一位股东百度的持股比例则为4.26%(持有股份为816.53万股)。

  目前来看,中国在线音乐娱乐市场有着多种变现渠道,包括会员订阅、数字音乐专辑销售、广告服务和音乐衍生的社交娱乐服务(例如线上K歌和音频直播服务);就网易云音乐而言,其业务主要包括了“在线音乐服务”、“社交娱乐服务”两大部分。

  记者从招股书了解到,2018年-2020年(下称“报告期”),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23.18亿元、48.96亿元,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其中,社交娱乐服务业务发展迅速,产生的收入由2018年的1.22亿元大幅上升至2020年的22.73亿元。

  据公司介绍,其在线音乐服务包含了会员服务(提供会员订阅包)和广告服务两块,而社交娱乐服务主要指的是2018年下半年推出的直播业务(主要靠销售虚拟产品和销售直播中的会员资格)。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网易云音乐的月活跃用户数为1.81亿,付费用户数约为1600万名;得益于直播业务的开展,公司社交娱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由2018年约5800名增至2020年年的约32.7万名。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记者表示,网易云音乐能从一众平台中“脱颖而出”,主要的卖点是靠乐评为主的社区和社群达成了某种音乐社交强力黏性,同时通过大众参与的独特乐评视角,形成了自身音乐平特的调性,让其在哪怕音乐版权不在手的情况下,依然有大量用户持续输出内容。

  “较之其他平台只是购买版权变成一个播放器,网易云音乐则有一种内容平台的走势”,张书乐说。

  据披露,报告期内,网易云音乐经调整后的净利润(未经审计)分别为-18.14亿元、-15.8亿元、-15.6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了49.62亿元。

  至于大幅亏损的原因,记者翻阅财报后注意到,公司近年来各项费用均在不断上升。其中,营业成本由2018年的24.65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54.91亿元,这一项主要系内容服务成本的上升(主要包括向音乐厂牌、独立音乐人及其他版权合作伙伴支付的内容授权费,以及向直播表演者及其直播公会支付的收入分成费)。

  据了解,目前网易云音乐的大部分音乐内容来自于音乐内容合作伙伴(包括与公司订立授权协议的顶尖中国及国际在线音乐平台、音乐发行商及厂牌)的授权。

  除了营业成本之外,公司在报告期内的销售及市场费用、研发费用等也有了明显的增加。

  再看处于在线音乐平台“赛道”的众多竞争对手。2021年2月,成立了十余年的在线音乐平台虾米在微博上表示停止虾米音乐服务,众多粉丝感叹“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另一边,被称为国内在线音乐巨头的腾讯音乐(旗下拥有QQ音乐、酷狗、酷我等)已于2018年赴美上市,如今的市值约为260亿美元(数据参考5月25日美股收盘价),此前也被传出将赴港二次上市。

  业绩方面,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2020年,腾讯音乐的月活用户达到6.44亿,全年营业收入为291.53亿元,月活用户数和营收均远超过同期网易云音乐(1.81亿、48.96亿元)。

  张书乐认为,“网易云音乐肯定会在音乐社交上进行持续深耕来巩固护城河。但在版权大战落后的形势下,其很难在头部音乐领域和腾讯音乐形成竞争,且音乐付费的热力并不足以支持日以高昂的版权费用,因此寻找新的收入来源会更加重要,但目前都是探索,都没找到合适的方式。”

  根据公开资料,在过去的2020年,网易云音乐还“重仓”了一些正版内容,先后拿下日本吉卜力、华纳版权、滚石唱片、贝塔斯曼集团等国际厂牌的正版曲库以及一些音乐综艺的正版歌曲。

  “网易云音乐同时也在探索原创音乐和在线演唱会场景,不过同样效果不强,因此其和腾讯在调性上差异化越来越小,而在版权上的落后越来越大,其未来也同样堪忧。”张书乐如是说。

  谈及未来的发展规划,网易云音乐在招股书中指出,将上市的募集资金主要用于不断创新、进一步发展社区、继续投资科技能力、追求与合作伙伴的双赢合作,以及进一步使公司的变现能力多样化。

  • Power by DedeCms